输不起的魏武卒:六十四次战役上的胜利挽救不了一次战略上的失败

春秋战国时代是中国历史上一次伟大的大变革时期,在这期间,百家争鸣,名将辈出。稍微熟悉历史的人都知道最后是秦国胜出,横扫六国,一统天下。

一、战国初期,真正有实力统一六国的并非秦国,而是魏国。

在战国初期,刚刚从三家分晋走出来的魏国,在魏文侯的带领下,强力改革,锐意进取。通过著名的“李悝变法”一跃成为战国第一强国。在军事上,魏国训练出了堪称中国第一代特种兵的“魏武卒”。

输不起的魏武卒:六十四次战役上的胜利挽救不了一次战略上的失败

《荀子议兵篇》中记载:身上必须能披上三重甲,手执长戟,腰悬铁利剑,后负犀面大橹,50弩矢和强弩,同时携带三天军粮,在一天内能连续急行军一百里的士兵,才可以成为魏武卒。

二、这样严格选拔出来的魏武卒强悍到什么程度呢?

据史书记载,战国初期至齐国崛起之前,魏武卒几乎保持不败战绩,其中最开始三十余年内“大战七十二,全胜六十四,其余打平”,并在阴晋之战中,以5万新兵大败50万秦军,几十年内无敌于天下。

输不起的魏武卒:六十四次战役上的胜利挽救不了一次战略上的失败

就是这么豪横!

三、拥有这么强悍武力的魏国最后为什么衰落了,魏武卒又为什么最终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了呢?

答案是:魏国的战略方向上出现了一次致命的错误。

输不起的魏武卒:六十四次战役上的胜利挽救不了一次战略上的失败

看地图可见,魏国地处中原中心地带,堪称战国的“十字路口”,这有利也有弊,好处是通过便利的交通,魏国成为交通和贸易的枢纽中心,在经济上,给魏国带来滚滚财源。但是坏处就是地处四战之地,西边是秦国,东边是齐国,南边是楚国,北边是赵国。

这给魏国提出了一个变态的要求,那就是魏国每一代国君都必须英明神武,稍微平庸一点就霸业不保,如果遇到昏聩之主,那就会有亡国之忧。

相比于魏国,秦国的地缘优势就很明显了,秦国自春秋时期的秦穆公之后,直至秦孝公,接近300年的时间里,出了16代庸君,就这样,秦国居然还没被其他诸侯国灭绝,这种情况如果发生在中原众诸侯国,估计早就被灭好几回了。这得利于秦国无以伦比的地缘优势,贾谊在《过秦论》中就一针见血地指出了秦国绝佳的地缘优势:“秦孝公据崤函之固,拥雍州之地,君臣固守以窥周室”,崤山山脉把地处西北边陲的秦国和中原诸国分开,只留有一夫当关,万夫莫开的“函谷关”这个缺口,进可攻,退可守。

输不起的魏武卒:六十四次战役上的胜利挽救不了一次战略上的失败

就像富二代和穷二代,都是满怀激情去创业,穷二代即使水平比富二代强,但是最后你会发现,富二代成功率远高于穷二代,为什么呢?因为穷二代只有一次机会,输不起。而富二代有多次试错的机会,能不断总结经验,赢一次就全回来了。

看似“富庶”的魏国实际上是地缘格局中的“贫二代”,而看似“老少边穷”的秦国却是地缘格局中的“富二代”。

所以对于魏国而言,最核心的问题不是打多少次胜战,称霸多少年,而是如何从天生的地缘格局中“贫二代”转变成“富二代”。

答案就是:彻底地吞并东西南北四大诸侯国中的一个,把自己从四战之国变成进可攻退可守的有战略纵深之国。

而吞并积贫积弱近二百年的秦国无疑是最容易实现的方案。

四、难道当时人才济济的魏国就没人明白这个道理吗?

当然不是,吴起和后来的庞涓都看懂了,多次向魏文侯和魏惠王进言,请求乘胜追击彻底吞并秦国,但都被否决了。

输不起的魏武卒:六十四次战役上的胜利挽救不了一次战略上的失败

于是魏国错过了地缘格局转变的最好时机。继续陷在四战之地的泥潭中不能自拔,在东一榔头西一棒槌,四处奔波的错误战略思想指导下,四面树敌,不断消耗国力。最后被逐渐强大的齐国抓住机会,在桂陵之战、马陵之战之中一举打懵了。从此沦为了打酱油的角色。而曾经战功赫赫的魏武卒也随之泯然于历史中。

结论:对于一个大型组织而言,战略方向最为重要,如果战略思想出现错误,那么再优秀的战术水平也挽救不了失败的结局。就如历史上的魏国,六十四次战役上的胜利却挽救不了一次战略上的失败!

花半秒钟就能看透事物本质的人,和花一辈子都看不清的人,注定拥有截然不同的命运!——关注我,了解更多经济现象的本质!

分享: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