给襄阳"草包论"学者解惑诸葛亮"躬耕于南阳"事宜

给襄阳"草包论"学者解惑诸葛亮"躬耕于南阳"事宜

诸葛武侯在《前出师表》中自述:臣本布衣,躬耕于南阳。苟全性命于乱世,不求闻达于诸侯。先帝不以臣卑鄙,猥自枉屈,三顾臣于草庐之中。

《三国志·蜀志·诸葛亮传》载:亮躬耕陇亩,好为《梁父吟》。(亮)遭汉末扰乱,随叔父避乱荆州,躬耕于野,不求闻达。

《诸葛亮集·文集·黄陵庙记》载:“仆躬耕南阳之亩,遂蒙刘氏顾草庐......”

诸葛亮于《草庐对》曰:"荆州北拒汉沔"。两汉时南郡北界汉水,襄阳归属南郡居其北界,南阳自秦置以来居汉水以北。

诸葛亮又《后出师表》说:操"困于南阳……",这是诸葛亮关于曹操攻打张绣的宛城之战,对于其战事态势的描绘。

诸葛亮(公元181年~公元234年),操困于南阳的时间是公元197年至公元199年,时诸葛亮16岁~18岁。值诸葛亮及弟诸葛均隐居在距离南阳城西南七里之卧龙岗草庐之中,岗下有肥沃耕田,岗上林深茂密 ,是一个进可耕,退可藏的地方。

一个16岁或18岁的青少年,于周边有多大"显赫声望"呢?这显然是襄阳"草包论"学者,对于东汉一个半耕半读的青少年"要求"太高了!

陈寿云:诸葛亮"身长八尺,每自比于管仲、乐毅,时人莫之许也。惟博陵崔州平、颍川徐元直与亮友善,谓为信然。"

诸葛亮的人际关系有限,两个好朋友"惟徐庶崔州平友善"——"时人莫之许",看到诸葛亮这一种"状态"的人们,人们都把他当成一个狂妄青年,没有人相信他。但徐庶、崔州平两个人了解诸葛亮,他们知道诸葛亮的"自谓"是可信的。

"时人莫之许",亦说明诸葛亮周边交集的人群众多,而不是"襄阳论者"们所谓"孤独隐居于阿头山"的一种生活状态。

诸葛亮被三顾茅庐于公元208年前夕,"会黄祖卒"于公元208年春,诸葛亮已经跟随刘备。

曹操平定河北于公元207年八、九月,时还没有发生"三顾茅庐"的历史事件。

时诸葛亮出道时值26岁,已经是一个饱学知识的成熟青年。

给襄阳"草包论"学者解惑诸葛亮"躬耕于南阳"事宜

曹操与张绣的宛城之战,只有两次进宛城机会。一次是张绣投降曹操,曹操看中张绣的婶娘——张绣怒起,反杀曹操长子曹子昂、典韦、曹操中箭伤而退(曹操大军的营地自然不是宛城驻扎)。另一次,是曹操退据舞阴,张绣追杀反遭败,张绣放弃宛城,回穰县与刘表联合。曹操攻穰县不下,值北方袁术大兵压境曹操北方——曹操亦退舞阴据守,进退两难。曹操欲回北方,苦于南阳张绣、刘表之战事不能解决(许都后方威胁不能消除);攻打南阳张绣、刘表,又不能得。曹操被南阳张绣,于"打""和"之间困顿三年而不能出,是以"操困于南阳"。

曹操攻穰县不得,退据舞阴,"南阳、章陵诸县复叛为绣"——操刚刚退兵,南阳和章陵诸县,又被张绣、刘表复得。

曹操困于南阳之与张绣、刘表之战,于公元197年至公元199年,断断续续打了三年。其战事局限于军队之间相互攻击,没有屠杀平民记录。南阳周边老百姓亦大汉子民,曹操大军不会伤及,张绣、刘表亦不可能扰民。

而时16岁~18岁诸葛亮,躬耕于南阳卧龙岗,栖于茂林之中(居草庐),种地于岗下 ——对任何人都不是一种"威胁",自然不会招来什么危险。且曹操与张绣之战,限于南阳城南及舞阴之间攻防,没有于南阳城西发起战事的记录。

诸葛亮兄弟,两个孤苦伶仃的种地青少年,心智未熟,亦名不见传。

襄阳"草包论"学者方園之声先生,你有什么理由必须要求"曹操与诸葛亮交集"呢?

方園之声先生,对曹操与关中美女邹氏这一段传奇一直"耿耿于怀",是不是邹氏与方園先生的祖上有什么至亲?故方園先生如此憎恨曹操侵占了你的先祖呢?方園先生可以解释一下,避免大家误会好吧?

曹操与南阳城西卧龙岗诸葛亮兄弟"无交集",时诸葛仅仅16岁~18岁,两个懵懂少年,诸葛亮人际关系"局限"——有什么理由必须要求曹操去"认识"诸葛亮呢?

26岁的诸葛亮得于徐庶举荐,才有被刘备认知,去卧龙而"三顾茅庐"得成。试问襄阳"草包论"学者方園先生:刘备筑防新野五六年,对南阳城西卧龙之诸葛亦"一无所知",而曹操与张绣于战事攻防之中,与"诸葛亮有无交集"是诸葛亮不在南阳的理由及历史依据吗?脑回路不带是这样滴,方園先生!

方園先生,徐庶等不仅待过襄阳,他们亦在南阳好吧?顽石脑袋,不要把"人"看成石像,他们是会走动的。

诸葛玄叔侄避难荆州,诸葛玄为袁术属官,于公元196年前后被也是举荐豫章太守。值袁术屯兵南阳之际,诸葛玄叔侄亦在南阳。

如果方園先生问:为什么诸葛玄当时不依附刘表?这是诸葛玄的选择,因为当时南阳袁术、孙坚的势力强大!

方園先生对关中"邹氏"念念不绝,对曹操如此怨恨,你告诉大家:你与邹氏是不是有祖亲?给大家释惑好吧?

方園先生,"操困于南阳",是曹操伐南阳宛城张绣,与张绣、刘表缠打三年,互有胜负,彼此不能胜出。穰县之战,不过是"操困于南阳"之三年战事的一个结束之节点,以张绣与曹操和,张绣依附曹操而终结。把"操困于南阳",视为"穰县之战",这是一种短视——是把局部战场认同为整个战局,而去辨析曹操与张绣的宛城之战。

张绣筑防宛城,张绣在南阳,穰县不是张绣筑防——南阳(宛城),这是"操困于南阳"的整个战场核心。

是不是这样?方園先生!

分享:

评论